物流助手廣告位
熱門線路
查看更多
最新線路
查看更多
最新入駐
各地分站
天津
徐州
濟南
什麼是物流專線
其實專線運輸就是直達運輸,是說某個城市到另一城市的直達運輸。與專線運輸相對應的是中轉運輸。所有的運輸企業必然會有專線運輸。
物流專線優勢
專線物流的優點是運輸本錢較低,時效性強。因為是直達運輸,所以在運輸時間上也是比較快,這樣就減少了物品在路上可能會出現的問題,也是相當于無形中進一步控制了成本。
落地配
查看更多
最新資訊
查看更多
拼多多将開放“新物流”平台
8月21日,拼多多披露了2019年上半年财報。财報顯示,拼多多Q2實現營收72.90億元,同比增長169.10%;淨虧損為10.03億元,同比縮窄84.55%。并且,拼多多創始人兼CEO黃峥在财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拼多多正在開發「新物流」技術平台,将采用輕資産、開放的模式,專注于通過技術為商家和用戶提供解決方案。
2019-08-26 16:35:23
北京重卡市場走訪記:門市冷落無車可賣,期盼國六前路未蔔
近年來,在環保高壓态勢下,北京針對柴油車治理頻下猛藥,尤其是重型貨車,成為重點防治對象。然而,頻繁的排放标準切換和政策管控,導緻北京重卡市場動蕩不安。6月28日,北京市生态環境局、市場監管局、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聯合印發《關于北京市提前實施國六機動車排放标準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其中明确指出,自2019年7月1日起,重型燃氣車以及公交和環衛重型柴油車執行國六b排放标準;自2020年1月1日起,輕型汽油車和重型柴油車執行國六b排放标準。《通告》的發布,使北京重卡市場再起波瀾,「無車可賣」「市場蕭條」之聲不絕于耳。那麼,如今的北京重卡市場情況到底如何?為此,《中國汽車報》記者走訪了各大商用車交易市場,試圖還原排放升級下的北京重卡市場原貌。1門前冷落鞍馬稀惟有端坐玩手機7月的北京,燥熱難耐,太陽底下稍微走動,便是滿身大汗。與炎熱的天氣形成鮮明對比,位于北京市豐台區的五連環商用車城卻是一片冷清。走進商用車城,給記者第一感覺就是蕭條和落寞。卡車賣場面積很大,展車也很多,但門店卻是冷冷清清,看不到買家,隻有幾隻麻雀在新車旁「駐足」。各門店的銷售人員閑來無事,有的聚在一起,侃大山、聊家常;有的玩着手機,沉浸在遊戲裡聊以度日;有的幹脆鎖上大門,隻在窗戶旁留下聯系方式;還有幾家店鋪大門緊閉,不知經銷商是打算稍作調整還是另謀出路。種種景象,無不體現出這座商用車城的寥落。「生意難做呀,不像前幾年,賣車根本不是難事。那時,整個商用車城幾乎都是重卡經銷商,展車也大多是重型貨車。可你看看現在,重卡經銷商走了大半,展車也是輕中卡居多,往日的輝煌已一去不複返。」五連環商用車城負責人感歎道。記者曾多次走訪五連環商用車城,目睹過交易市場内紅火的場景,買車的客戶熙熙攘攘、一波接着一波,記者每次想要采訪銷售人員,都會因為顧客太多而插不上話。而這一次,熱鬧的景象已不複存在。「我們已經半年沒有賣車了,現在北京實施的是『京五』二階段排放标準,我們沒有合規車型,所以隻能在店裡喝喝茶打打牌,幹耗着。」北京中利聯合汽車銷售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劉強(化名)無奈地表示,像這樣無事可做的日子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何時熬到頭尚不得知。「『京五』二階段實施之後,我們也深陷無車可賣的困境。」北京弘達紀元汽車銷售有限公司業務經理張東介紹說,「廠家出于成本投入、市場容量等方面的考慮,并沒有為北京市場量身定制『京五』二階段産品。上半年,我們主要以消化庫存為主,但5月之後,庫存車已基本售罄,後續隻能被動等待廠家的回應,我們也無能為力。」「去年『京五』二階段實施之前,我們儲備了一部分庫存。雖然心裡稍微有點底,但車肯定有賣完的時候,未來該何去何從,真的不得而知。」北京某品牌經銷商錢亮表示。記者走訪多家重卡4S店發現,截至目前,經銷商所餘庫存車已基本出售殆盡,符合「京五」二階段排放标準的重卡少之又少,國六車型也尚未就位,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将面臨無車可賣的窘境。2申報耗時長、投入大多數車企放棄北京重卡市場北京經銷商所說的「京五」二階段,指的是北京市制定的地方排放标準。2017年12月15日,北京市環境保護局發布《關于實施重型汽車地方排放标準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提出自2017年12月20日起,北京對重型汽車實施《重型汽車排氣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OBD法第Ⅳ、Ⅴ階段)》(DB11/1475—2017)(以下簡稱《OBD測量方法》)和《重型汽車排氣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車載法第Ⅳ、Ⅴ階段)》(DB11/965—2017)(以下簡稱《車載測量方法》)兩項地方标準。《通知》還指出,自2018年9月1日起,在北京市銷售和登記注冊的重型汽車應符合《OBD測量方法》和《車載測量方法》兩項标準要求。同時提出,對于提前申報符合第六階段排放标準的重型汽車,也應參考兩項地方标準。這就是「京五」二階段排放标準的由來。「正是該标準的實施,讓我們犯了難。」北京衆義遠達汽車貿易有限公司銷售顧問呂明忠(化名)向記者訴苦道,「排放升級步伐加快,已經讓我們焦頭爛額。地方标準的接踵而至,給我們造成了更大的沖擊。由于沒有符合标準的車型,經銷商不得不提前備貨、上牌,保留一部分庫存。可現在庫存車幾乎全部消化完,又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反正每次排放升級,受傷害的總是我們。」為何北京重卡市場鮮有符合「京五」二階段排放标準的車型?記者通過實地走訪,大緻了解到以下幾方面原因:一是車輛上公告耗時長。重卡車型進入北京市場,必須在取得工信部公告、環保部公告之後,再完成相關測試,才能申報北京環保目錄。而車輛要完成這一系列測試,大概需要幾個月時間,不少重卡企業不願意為北京這個特殊市場投入太多精力。二是車企成本投入大幅增加。「這裡所說的成本主要是指企業對新産品的申報成本。」北京萬榮新時代汽貿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史斌介紹說,産品申報成本主要包含産品标定費用、排放試驗費用、耐久性試驗費用等。保守測算,一款卡車産品完成申報工作至少要花費十幾萬元。而重卡車型較多,如果全部申報,可能要花費上千萬元。對于企業而言,主要考慮的是付出與回報是否成正比。客觀來說,北京重卡市場體量相對較小,投入巨額資金,在短期内很難得到相應回報。三是自從重型車國六标準發布以來,企業已在國六車輛的研發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對于車企來說,如果想要針對國家、地方兩套标準進行車輛研發,所付出的成本是巨大的。盡管排放控制是優先選項,但車企必須要考慮成本因素。當付出的成本超出了車企的承受範圍,那也隻能放棄這個市場了。」史斌表示。3無車可賣延續多時期盼國六重卡早日上市北京重卡市場無車可賣的「魔咒」如何破解?在經銷商看來,國六排放标準的實施或是一劑良藥。「現在我們的出路就是等待明年國六産品上市,然後再根據市場需求進行産品推介。」北京某重卡品牌代理商王守城向記者表示,在「京五」二階段放棄北京市場,對重卡企業來說是一種止損的選擇,可對經銷商而言,卻是沉重的打擊,目前來看,國六産品是經銷商惟一的救命稻草。「在無車可賣的情況下,我們隻能做一些修理、維保的活兒,順帶接一些保險業務。未來我們隻能寄希望國六實施後,能釋放一部分需求,也希望國六産品能早點到店,緩解無車可賣的危機。」張東表示。如此看來,北京重卡經銷商想要逆勢突圍,就必須在國六階段奮力一搏。那麼問題來了,明年國六排放标準實施後,符合标準的車輛能否按時就位?■樂觀派張東對此持樂觀态度。「我所代理的品牌,已經開始銷售國六燃氣重卡,标準實施與車輛供應銜接的很好,相信明年初國六柴油車也會如期而至。現在我們已經開始預售國六重卡,隻要公告信息錄入北京市車檢管理部門的系統,就可以順利上牌。」張東介紹說,現在國六重卡的預售效果非常好,已經賣出了100多輛。「國六重卡按時到位,應該不是問題。」劉強表示,車企對每個市場都有精準的把控,之前放棄北京市場,是因為「小環保」的掣肘。而國六排放标準的要求是全國統一的,在各個地區都沒有特例,隻是實施時間有所不同,相信車企早有準備和預案,能夠克服這些困難,按時将國六産品交到經銷商手中。■悲觀派錢亮則是悲觀派的代表。「國六重卡按時交付?我感覺夠嗆。」他指出,現在即便各大車企在技術上能夠滿足要求,但前期試驗标定、上公告、排産都需要時間。保守估計,國六重卡在北京實現銷售要等到第二季度。「前些日子,我們去整車企業開會,他們給出的信息是國六車型已經研制完成,但具體何時批量投産,還沒有最終确定。」王守城坦言,國六标準能否順利切換,在他心裡還是個問号,「國五升級國六,技術難度呈幾何級增加,如今産品雖然已研制完成,但可靠性是否過關?能否大規模投産?配套産品能否供應得上?還不好說。産品何時到北京,也是未知數。」「現在大部分經銷商都陷入了迷茫,如果明年年初車企無法供應國六車輛,我們真的無法做出應對,到那時,隻能關門了事。」史斌郁悶地說。4置換老舊車輛緻需求透支北京重卡市場前路未蔔留給北京重卡經銷商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依靠排放标準切換,他們能否轉危為安?記者在采訪時了解到,即便國六産品按時就位,2020年北京重卡市場也不容樂觀。近年來,北京緊緊牽住疏解非首都功能這個「牛鼻子」,清退制造企業2600多家,疏解各類市場700多個。各類批發市場和制造企業的遷出,為首都發展騰出了資源和空間,但也造成北京物流總需求量的下降。「截至目前,北京已完成五環内物流園區、運輸場站、批發市場以及工業污染企業的疏解,比如動物園批發市場、大紅門、木樨園客運站、鋼材市場等已基本外遷,這對重卡市場的影響非常大。貨運量減少,車輛需求自然也相應降低。」劉強無奈地說。「除疏解非首都功能導緻重卡需求下降之外,去年更新淘汰國三車也透支了一部分市場需求。」史斌介紹說,2017年9月20日,北京印發的《北京市促進高排放老舊柴油貨運車淘汰方案》提出,采用分階段補貼模式:第一階段為2017年9月21日起至2018年6月30日,在此期間報廢或轉出的重型載貨、重型牽引柴油車最高可享10萬元補貼。「在此利好政策的推動下,用戶紛紛更新車輛,粗略統計,去年在補貼時段内,至少更新了5萬~6萬輛重卡,這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今年的需求。除此之外,2018年,北京限制國三重卡上路運營,促使很多重卡用戶提前更換國五車型,當時北京重卡市場甚至出現一車難求的現象。」史斌指出。「去年透支需求的副作用,在今年已開始顯現。過完春節後,本應是銷售旺季,但今年旺季不旺,感覺像是在放高溫假。下半年,受排放标準切換的影響,市場也不會有太明顯的複蘇。到了2020年,北京重卡市場也沒有太多利好因素,更是不容樂觀。」雖然重卡市場在走下坡路,但劉強還是想堅守下去。「重卡行業雖不好做,但還是想咬牙堅持。我在重卡市場混迹多年,熟悉這個行業的人和事,改行談何容易,還是希望未來重卡市場能好起來。」他說。記者觀察:排放标準制定應全國一盤棋北京重卡市場的蕭條,雖與行業大環境相關,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受地方排放标準和政策的影響。在國家大力推進節能減排的當下,加強機動車尾氣排放治理無可厚非,但是否有必要制定地方排放标準,值得商榷。事實上,一些城市希望汽車更節能、更環保的初衷是好的,但如果冒進、脫離實際,不僅得不到應有的效果,還可能會适得其反。比如,推行地方排放标準或引發車市「蝴蝶效應」。如果多數城市都來「跟風」,推出各種形式的地方排放标準,那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可估量。用不切實際的環保速度來畫餅充饑,會讓車企、經銷商和用戶陷入困境。此外,地方排放标準的制定,對車輛生産企業、經銷商和用戶來說也是不公平的。不僅打亂了車企的研發節奏和發展規劃,還會導緻經銷商無車可賣、用戶迷茫焦慮。京五标準、深圳要求重卡加裝DPF的規定導緻市場恐慌,就是前車之鑒。再則,在排放标準上「搞特殊」,美其名曰是為了大氣污染的治理,為了人民的健康生活,但不排除地方政府想利用排放升級形成地方保護主義,讓其他企業難以進入市場,從而讓本地車企形成壟斷,這有悖于市場自由競争的發展規律。排放升級大勢不可逆,但方法要立足于現實,而且要全國一盤棋,「搞特立獨行」,反而會引起市場震蕩,有礙中國汽車排放水平的有序進步。重卡行業需要統一的環保标準是大勢所趨。但同時也應看到,标準統一并不代表車企就可以高枕無憂,要達到相關要求,讓卡車成為更清潔環保的産品,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2019-08-12 09:34:30
什麼是落地配
所謂落地配就是由落地分撥、同城和地縣轉運、入宅服務三大要素組成。它主要是以開箱驗貨、半收半退、夜間送貨、試穿試用、送二選一、代收貨款、退貨換貨等核心的入宅服務為競争亮點。
關于物流助手
物流助手成立于2015年,作為以物流專線信息查詢服務為主體的物流平台,物流助手旨在建立智慧物流,打造全國最權威的物流信息平台,為大客戶、中小企業以及有物流需求的群體提供最優質的物流專線承運商。于承運商而言物流助手依托網站、手機站、APP客戶端、微信等為載體為承運商提供更多優質貨源。讓貨主與物流專線承運商在互聯網時代形成完美“對接”。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物流助手将堅持“網羅萬千信息,服務天下客商”的情懷,不斷精耕市場,優化服務,朝着“一流物流信息服務品牌”的方向前進。
目前已覆蓋天津、北京、石家莊、上海、廣州、成都、合肥、深圳、重慶、武漢、濟南、長沙、杭州、南京、鄭州、蘇州、哈爾濱、西安、福州、沈陽、甯波、南昌、太原、長春、大連、東莞、佛山、無錫、唐